欧美圈墙头从多,神夏|LOTR+TH| Jelsa
|霍格沃茨永不毕业|冷cp拉郎重症|diva圈新手|DC死忠
小透明啦

甜酒【吸血鬼日记 凯瑟琳·斯皮尔斯×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圣诞贺文喇

文:甜酒

cp:凯瑟琳·斯皮尔斯×德拉科·马尔福

分级:G

字数:3671

版权:不属于我



很早就想拉这两位的郎了,上个月重温HP于是就写了这个三千字的短篇。哎我就是拉郎重症你来打我呀

主要剧情就是吸血鬼配巫师的乱拉郎设定,战后的马尔福加上被背叛的K女王两个孤独的人一同过圣诞。想着K女王的性格与拽哥一定很搭,脑洞大的产物,拉郎高能者请绕道。

祝食用愉快!



凯瑟琳·斯皮尔斯挪了挪身子,调整了下坐姿,仰头把剩下的黄油啤酒一饮而尽。甜腻的液体滑尽她的舌腔,她呼了口气,伸手掏出一枚西可扔进杯底。

“铛啷”一声脆响,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长期保持同样的姿势让她四肢僵硬。凯瑟琳在雪地里踉跄了几步,嘴里喃喃地念着“抱歉”推开了破釜酒吧的大门。一股夹杂着甜味的污浊气体向她扑来,她摸索到吧台,理也没理吧台小哥挑逗的眼神,抓起一个空杯子后再度投身于寒冷。

平安夜、对角巷,见鬼的巫师们似乎都爱这两个词。她在酒吧门前坐了一下午,看遍了来来往往的巫师,代价是价值一个西可的黄油啤酒和满腔挥之不去的菠萝味。我可能再也不会喝那玩意了,凯瑟琳回到留有她余温的木椅子上,暗暗地想。麻瓜时间下午六点,天终于阴了,吸血鬼敏锐的听觉告诉她在泰晤士河畔的庆祝活动已经开始。她撕开今早刚买的血浆倒进干净的杯子里,吮了一大口之后终于缓解了喉咙深处甜腻的啤酒味。

“无聊的世界,无聊的女人” 她轻轻哼唱着这句突然冒到她脑海里的歌词,回想着过去的512个圣诞节的一幕幕。很遗憾,大部分已经随着她的年龄增长而远去了,似乎这么多年她只是一个人过圣诞,除了有几个当时的男伴。凯瑟琳已经不记得他们的长相,更何况是名字。凯瑟琳选择男伴的目的都是为了利益,真爱对她来说就像是上世纪的革命老树根,已经烂到了地底。

古灵阁上空爆炸的烟火把她拉回了人群骤然增多的对角巷,孩童尖叫的声音涌上这片福地,烟火爆炸的响声伴随着妖精币的掉下,哗啦啦地下着金币雨。雪地上铺满了金币和捡金币的人,凯瑟琳抖了抖肩膀,稀稀拉拉的金币从她肩上落进雪地里。她抬了抬被雪地覆盖的双脚,拿起酒杯嗫了一小口。

“我可以拿走它们吗”

女孩左手捧着已经捡起的一堆金币,右手指着她凳子周围还未消散的妖精币,问道。

她盯着这张刚到十一岁的脸蛋,看到女孩手里新买的魔杖,哼了一声,把头转向别处。

“都是你的了,亲爱的。”

她把剩下的血浆装回银酒瓶里,拉开椅子好让女孩捡完那可怜的金币。

“反正从来都不属于我”

又开始下雪,该死的雪花贴在她的发际。空气中快乐的氛围让她窒息,她路过韦斯莱笑话店透过橱窗看到欢乐的人群,就驻足的那么一瞬,雪像沼泽一样吞噬了她的双脚。

圣诞。

她看到波特一家回来过圣诞节,姜红色头发的兄妹各自搂着心爱的人在彩灯下大笑。

圣诞。

她看见妖精们向路人发放根本不存在的财物,乔治韦斯莱站在笑话店门口大声吆喝着新产品,他的影子在雪地里默默看着他。

凯瑟琳拿起食品店免费发放的甜品,五百年来的圣诞节她都会吃同一种幸运饼,只是里头的字条从来猜不中她的心情。

“享受你所拥有的”

她翻过纸条。

“快乐 幸运 庆祝”

荒唐。一如往年。她讽刺地哼了一声,转身融入店铺的灯光里。

 

 

马尔福庄园里潮湿的地板扰乱了德拉科.马尔福本就不好的心情。

“你真该出去看看圣诞”

凯瑟琳从屋顶下跳下,走到壁炉前跪到毯子上,晃动着双手。

“圣诞。只不过是人们用来逃避和庆祝的理由”年轻的马尔福家主的语气里充满着不屑,浓重的酒精味和药水味弥漫在大厅里。

“听起来你挺需要它”她感到好笑。

“那颗该死的圣诞树是谁放在那的!”他烦躁地大吼,右手插进他冰霜般的头发里。惨淡的铂金色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亮色。

“我。家养小精灵似乎不听我的命令。”凯瑟琳鼓了鼓腮帮子,“我好不容易才让它淡化了往墙上撞的念头”

“见鬼的你……”

“承认吧,你很需要它”她一动不动地盯着炉火,感到眼睛发干,“可怜的,马尔福小男孩。别担心,卢修斯和纳西莎马尔福只是……”

“不准提起我的父母!”

她轻快的语气让一个酒杯葬身于墙下,德拉科扔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着,大口地喘着气。

“至少你还拥有他们。”她说。

凯瑟琳惊讶于自己仿佛是从另一个人的口中听到了这句话,刚刚熟悉的声音不再属于她。五百年前那间屋子血腥的味道会散去,记忆会腐烂,可噩梦不会。它就像时钟,每天都会走过同样的地方,周而复始。每当她稍稍从回忆中脱离开些许,噩梦会在深夜把她推下漆黑的深渊,她在下落的过程中听不见自己的叫喊,声音在梦境里被抽走,留下红色的片段映在石壁上。她会惊醒,可是不会记得梦里的细节。梦境似乎剥夺了她自主回忆的权力,在她最快乐或是最痛苦的当下,给她致命一击。

三十年前她遇到一个女巫,女巫能从火中感知过去,预见未来。女巫看着她,转头盯着炉火,喃喃自语地念咒,几分钟后她的面容扭曲着低语,你杀了他们,你选择了这条路,你与地狱为伍……

她没等女巫说完就扭断了她的脖子。我已经受够了噩梦,不想让它变作现实。巫师冰冷的身体倒下时她后悔了,至少我该知道梦境里的一切。

三十年后的她面对火焰思考着女巫的话。是,我选择了死亡,也选择了孤独。她常常无故盯着火焰,似乎能在青色的焰心看见斯皮尔斯一家倒在床上等她归来,她没有再回保加利亚,16世纪的人们早已烧毁了她的家,把斯皮尔斯的后缀视为邪恶的巫师传人。

凯瑟琳满意地感受到身后的马尔福小少爷安静了下来,炉火的噼啪声笼罩着她。随后她听见椅子挪动的声响,“别指望能收到放到圣诞树下的礼物”德拉科说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深表赞同” 她背对着离去的背影挑挑眉。

 

 

德拉科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庄园里不再是他孤独一人。三个月前的一天,他正摆弄药剂瓶的时候女吸血鬼也是这样从屋顶上跳下,“嘿,恼人的马尔福”她顺手捡起放在桌上的瓶子左右摇晃,“我的名字是凯瑟琳,凯瑟琳斯皮尔斯,还有,我是一只吸血鬼。”

然后,她就在庄园里堂而皇之地住下,或者说根本谈不上住,吸血鬼昼伏夜出的特质让德拉科在白天很难捕捉到她的影子。刚开始他拿出魔杖威胁她不走就给她施一个恶咒,“噢”她戏谑地看着他,“很高兴你有了新魔杖,怎么说的亲爱的,我没有扭断你脖子的唯一原因就是你拥有着能让我在日光下行走的药剂,还有这座,‘吸血鬼的完美栖息地’庄园。”

他常常在午夜梦魇的时候惊醒,然后听见她撕开血袋的声音,“吸血鬼早已经不喝人血了”在一次两人别扭的问话中他问起,她回答道“人造血已经很普遍,时代是会变的,马尔福先生。”时代会变,德拉科觉得这句话应该登上他最不爱听的十大金句的单子上。霍格沃茨之战后他没再看过预言家日报,只是偶尔从家养小精灵口中听见一些细碎的信息。当然,直到不速之客闯进他的庄园,他也没孤独多久。

凯瑟琳的存在使他不用对着阳光咒骂,不用对着空气举杯,虽然在她到的第一个月里她就搬空了马尔福的酒窖,德拉科惊异于自己的改变。她的存在使他有了活动舌头的对象,尽管大多时候他都敌不过她。她会时不时提起霍格沃茨的人名,带有保加利亚口音的名字总是刺得他发抖,然而他无话可说,仅剩的酒在两人的对话中吞进了喉咙。没有酒精的陪伴让德拉科发狂,他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空气中弥漫的药物和酒精分子的味道,他曾多次别扭地提起酒精的问题,言语中带着丝丝愤怒。

“你还拥有你的双腿,马尔福”凯瑟琳总是这么嘲笑他,“我像是当管家的人吗?”

于是对话便到此为止,直到他的头发遮住眉尖,她所带回的,无非就是孩子喝的酒精饮料和发腻的黄油啤酒。

他说不出来他恨她,因为他找不到恨她的理由。也许我该感谢她。每当德拉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想法。战后的第一个冬天,至少他不是孤独一人。

 

 

窗外刺眼的白雪照的德拉科睁不开眼,庄园外的植物大多都被家养小精灵移除,因为他早已顾不上保养这些花草的费用。唯一存活的植株上套着一个鲜红的圣诞袜,显得可笑又不合风景。

“该死的……”德拉科在掀开被子的一刻感到寒冷砸进了他的全身,仿佛要捏碎他的骨头。壁炉的火焰已经熄灭,他晃了晃不清醒的身子,披上了外套。

凯瑟琳远远地听见楼梯的响动,她把冰块重新加入酒杯,用血浆注满。

“我真应该跟你打个赌”她喝了一大口美味浓浆,冰块让她的牙齿不住的打颤,在费力地咽下血浆后,她指了指墙边“这样我还可以在对角巷多消磨一天”

她满意地看见马尔福家主一闪而过的惊异和随后充满他脸颊的不屑,对象就是圣诞树底下几样大大小小的礼物。

德拉科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否是该感到惊喜,也许父母亲的生活不想他所想象的那样糟糕。他站在比他高出一头的圣诞树前,盯着面前彩色包装纸的礼物,接着他从窗户的倒影里看见了吸血鬼。

“你一夜没睡?”

她没回答他的话,而是转身拿起属于她的外套,顺便把新的木柴踢进了壁炉。

“轮到你去买酒了”凯瑟琳把头发从穿上的外套里捋出,她的确没睡。有什么纪念意义吗?她问自己,这只是她普普通通的第512个圣诞节。她花了一晚上回忆自己童年的圣诞,才发现自己已经离保加利亚这么远。也许某一天我也会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斯皮尔斯家族的黑暗夜晚,但她不确定那天会不会真正到来。

“圣诞快乐,德拉科”凯瑟琳转头看着他“And,Happy new year”

然后她拉开门,走了出去。

 

伦敦的冬日比起东欧更让她喜欢,平安夜晚的大雪让她难以看清前方的路。恼人的阳光刺得她的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凯瑟琳戴上戒指,开始计算着什么时候能摆脱这种生活。

淡淡的白雾包围了她,她正要走至马尔福庄园的大门,青色的石柱结着冰,白雪覆盖了庄园的铭牌。她不得不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这道白色的包围圈,然后她看见了狼,一匹由雾气似的东西形成的雪狼,缓缓走到她的身前。

随后她听见了它主人沙哑、还有些犹豫的声音,

“圣诞快乐,凯瑟琳”

 

——Fin——


评论
热度(2)

© SHERLOCKJHONNESS | Powered by LOFTER